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淫乱时空 3
淫乱时空 3
 「铁捕头,你不是一直很想见我吗,现在我们终于有机会见面了,哈哈」黑猫大笑道,「苍天有眼,你也落到我的手上了,你抢我夜明珠,打伤我,我可以不和你计较,但你杀我兄弟,我岂能饶你。」

  铁雄一言不发,想暗暗运功解开身上穴道,可根本无法运气,他低头一看,完了,琵琶骨已经被打断,他现在已经功力尽失,是废人一个了。

  「你现在没有武功了,呵呵,想必比死还难受吧。等下我们要好好款待你和你的小美人,包你终生难忘。」黑猫狠狠地说道。此刻,铁雄和依依正是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任人宰割了。

  「黑大、黑四,那小美人就便宜你们两个拉」,黑猫淫笑着。黑大和黑四哪还有不猴急的道理,两人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,露出一身蛮肉,而下身的鸡吧早就昂首挺胸,跃跃欲试了。

  二人先将依依的哑穴解开,有点声音自然才更刺激。「不要!……!你们不要过来」依依惊唿,「你们这畜生!!」铁雄也咬牙切齿,可此时任何的喊叫都无济于事了。

  黑大与黑四的四双大手此时在依依身上任意妄为。黑大那粗糙的老茧手使劲揉搓着依依嫩嫩白白的乳房,搓到快要变形,又再换个方向。依依嘴中只有痛苦的呻吟却动弹不得。黑四花样更多,他用嘴巴吮吸着依依的阴户,吸到满嘴淫水,又用手扯依依的阴毛,每扯一根,依依都痛苦的叫唤一声。

  此时的铁雄已经万念俱灰,他引以为豪的武功已废,他的功名前途也因为抓不到黑猫而尽丧,他喜爱的女子如今被恶人蹂躏,更重要的是他的小命随时都可能被黑猫结果,他只有痛苦地闭上眼睛。

  这边,黑猫却被眼前的情景挑起了情欲。「呵呵,铁捕头,你原来不是一直要捉我吗,现在让我们来个更坦诚相对。」说着,黑猫也褪下了夜行衣。这个淫妇在外衣里竟然是什么也没有穿。她的两个大咪咪真是大,可以用豪乳来形容,虽然因地心引力而有点下垂,但外形仍算是完美。而她的阴毛却很稀少,不知道是不是也被黑四扯掉的。她的阴部很肥厚,颜色有点酱紫,是长期被操的最好证明。

  黑猫把铁雄的裤子褪下,用她的嘴巴为铁雄口交。她不仅在吮吸,有时还很虐待地用牙齿咬一下,在铁雄的鸡吧上留下了道道牙印。铁雄虽然很不情愿,无奈荷尔蒙的分泌由迷走神经来控制,真是身不由己,不自觉的,鸡吧也硬挺了起来。

  那边,黑大和黑四更是忙的不可开交。黑大自己躺下,让依依趴在他身上,这样他可以感觉到依依诱人的乳房摩擦他的胸部,而他那坚挺的鸡吧则在下面插进了依依的阴道,把依依的阴道填充得满满的。

  黑四人小鬼大,他是趴在依依的背上,用自己不算大的鸡吧,居然从依依的菊花洞口进入,要奏一曲《玉树后庭花》。依依的屁眼哪里经过这样的折腾,疼得她龇牙咧嘴。

  「扑哧……扑哧……」黑大和黑四开始有节奏地抽插起来,依依象肉馅一样被夹在他们之中。她的阴唇在黑大的鸡吧抽送运动中不断的外翻,而屁眼则由于黑四的抽插,开始有黄色的液体流出。

  黑猫此时见铁雄的情欲已被自己挑起,鸡吧涨得通红。就一把坐在了铁雄的身上,任大鸡吧深深地插入阴道。「好爽啊……铁捕头……你居然也这么厉害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以后就叫你铁龟头吧……哦……」黑猫在铁雄身上不断地扭动身体,阴户对着鸡吧套上套下,前趋后仰,淫荡之至。

  「哦……不要……哦……不……要……要啊……我要啊……哦。」没想到,此时依依的阴道和菊花居然被黑大和黑四操出了感觉,原先的羞辱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,取而代之的是蚀骨消魂的快感。潺潺不断的淫水也流了一地,身体更是不自觉地随着黑大和黑四的动作扭动了起来。黑大见时机不错,就将舌头也伸进依依的口中,两个人的舌头又绞缠在了一起。

  这边铁雄本是不愿意的,故此在黑猫快达到高潮前,先一股精液射出,软了下来。黑猫「嗳呦」一声,趴倒在铁雄身上。

  黑大和黑四原来也是玩女无数,但象依依如此的天姿国色还是第一次遇见,因此也经不了太久,大唿过瘾两声,将子孙们都射进了依依体内。

  半响过后,黑猫和黑大黑四才恢复过来。他们穿好衣物,淫笑地看着一身狼籍的依依和神情麻木的铁雄。「小姐,让兄弟我结束了他们的性命,为两位死去的弟兄报仇。」黑大说道。「不,这样太便宜了铁雄,反正现在他没有了武功,已经对我们没有威胁了,而到了期限他没办法抓我归案,他的官老爷会让他死得更惨,我到要看看他痛苦地活着的样子,哈哈,我们走!」说罢三人飘然而去。
  躺在地上的铁雄听到黑猫不杀他,眼中一亮,随即又闪过阴毒的神情。
  不多时,铁雄身上的穴道已经自动解开。他挣扎着起来,抱住了满脸泪痕的依依。

  「依依妹妹,我对不住你,让你受到这样屈辱,我现在还有何面目苟活于世!」
  「不,铁郎,这不是你的错,只怪我们命该如此,现在我们怎么办?」
  「现在就算回去,知府大人也不会放过我的,我又失去了武功,只有一死以谢天下。」

  「我和你一起死,让我们在黄泉路上作夫妻。」

  「好,依依妹妹,有你陪我,我也不枉此生。我想再吻你一下。」

  梦依依闭上眼睛,双唇送上去。铁雄紧紧抱住她,疯狂地吮吸着她的美舌。
  突然,依依感到口中一热,随即,一股钻心的疼痛蔓延到全身。她惊恐地睁开眼睛,只见铁雄满口鲜血,不,这不是铁雄的血,而是自己的血。铁雄脸上是阴险的笑容,他从口中吐出了半截舌头,看着疼着在地上直打滚依依,说:「对不住了,依依妹妹,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,我还不想死。」

  依依的意识在逐步丧失,不一会就昏死过去,铁雄拿起一旁的绳子,将她捆得结结实实。

  一个月后,长沙街头,人头攒动。两旁围观的百姓窃窃私语,

  「这就是大盗黑猫啊」

  「听说是铁捕头英勇盖世,才将她捉拿的。」

  「这小妮子挺年轻的啊,看过去很漂亮啊,这身材,死了可惜啊。」

  「就是,要是我能操她一晚,我替她死都愿意啊。」

  「得了吧,就你,你还是回家抱你的丑老婆去吧,哈哈。」

  街中心,囚车上,梦依依一丝不挂,但仍被五花大绑。她神情麻木,口不能言,可眼神中还隐约有一丝愤恨和悲戚。此刻,她的脑海中不断闪现着不同的画面,她想到了她的父亲,她的同学好友,甚至还有她学校中课堂上那一群可爱的学生……

  与此同时,在铁府中,铁雄正迎接长沙各界的乡绅名流的祝贺。他因为破获黑猫有功,而又在「搏斗」中英勇地丧失了武功,已经被破格提拔为道台,知府也将爱女许配给他。

  午时三刻,监斩官令牌一挥,刽子手手起刀落,一时间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,又一位薄命红颜,含恨魂归离恨天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记
  2005年,某日,香港,警察总部大楼的天台上。一位身穿黑夹克的男子,他不过30出头,双眼有神,颧骨很高,给人很干练的感觉,嘴角带一丝微笑,颇有风度。一位年轻的女子,天姿国色,一身警察制服,不但将她完美的曲线展现无遗,更添一份飒爽英姿。

  「Madam,我知道你是韩琛派到警队中的卧底,和我去自首。」男子冷冷地说道。

  「给我个机会。反正韩琛现在人已经死了,我只是想作回好人。」Madam恳求说。

  「对不起,我是警察!」男子的态度很坚决。

  「有谁知道?」Madam嘲笑。

  男子迅速举枪,对着Madam的额头,「和我下去」

  「你认为你的枪真的能杀我?」Madam笑道。

  男子神情一变,他取出子弹匣一看,里面没有一颗子弹。

  「你是在找它们吗?」Madam的手中,几颗子弹。突然,她从腰间抽出手枪。

  「砰」,枪响过后,男子倒在了地上,他的额头上弹孔很深,血不停地流着,他的眼神及不情愿,他嘴中的最后一句话是:「为什么会这样?」

  「可能,这是你我前世早就决定了的宿命。」Madam冷笑道。她拿出手机,拨通了总部的电话:「喂,总部,我是反黑组高级督察梦洁,我在天台上击毙了拒捕的韩琛集团骨干铁翼,请求立即支援。」